bc365娱乐网址-365娱乐登录网址
做最好的网站
黑客帝国的故事,Neo的迷失和拯救
分类:影视资讯

Neo晕了,迷失在一个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中间地带。这两个世界能够融合,说明什么呢?母体并不虚假,意识是真的,身体也是真的,在真实世界。现在Neo的意识迷失了,他在通往母体的路上,而另一边则是真实世界。
这是先知的冒险。她想再赌一把,赌Neo选择失败之后,还能不能自救。
在母体里,有很多不同年代的程序。甚至有专门贩卖程序的大亨。他们能够活在母体里。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是在这两者之间还能够搬运。将程序和人放到母体里,也可以将母体里的人放出来。
没有用的程序就会被删除,这些人希望能够继续存在。这就是特工史密斯的欲望。
Neo和Smith都是先知眼中的选择,正负对立的选择。复制自己,这是最可怕的力量。他们都可以纵横在真实和虚拟世界里,因为这两个世界有一个共同的起源,那就是能量。
Neo自杀了,然后杀了对手,这一种自我牺牲的道路,最终获得了拯救。这确实是一招险棋。
先知让自己化为邪恶力量,然后用正义力量去征服它,这样即使是邪恶的力量,也无法完全失控。她进入了他的内心,就能够发现他的弱点。
EMP情节设定也太搞了,作用这么大,竟然不会多弄几个,这也是醉了。
最后的两场超级大战,彻底将沃卓斯基的导演水平降低了一个层次,变成了纯粹动作片导演。但这一刻是有热血的,有激情的,这是一次严肃的人类存亡的时刻,一扫之前剧情在真假之间纠缠的无趣。
最后的over其实根本就不是over,他们还是靠人类来繁殖,还是有母体存在,还是有这一切。这样的和平是不是太廉价了呢?
这里面几乎是以黑人,印度人和女人为主,可见沃卓斯基对边缘人的认同。
在现实世界里,这些乌贼太厉害了,人类根本就打不赢机器人,这是一场必输的战争。
而在另一边,是救世主的奇特的旅程,他激活了特工病毒,然杀了它,获得了和平,而它自己,也完全有能力去解决掉这个母体,解决掉所有机器人的核心。

一、前言 从Matrix I 到 Matrix III,整整四年,一对名叫沃卓斯基(导演加编剧)的兄弟给科幻电影带来一次史无前例的冲击,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视觉效果上都超过了以往任何一部科幻电影,从来没有一部科幻电影能够创造这么多的 Fans 也没有任何一部科幻电影能像 Matrix 这样引发如此大规模的讨论----讨论剧情,讨论主题,讨论特效,讨论演员,笔者绝不敢自称 100% 的看懂了(我把看懂定义为"理解沃卓斯基兄弟眼中剧情和主题的原意",以免就这个"看懂"一词遭来无数的非议),但是我愿意把我所理解的 The Matrix 的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二、先来说故事第一集的故事还比较好懂,相信看过两遍的人都能懂:人类的科技文明发展到某一天,机器的人工智能已经开始超越了人所能控制的范围,于是,机器开始了挑战人类的战争,结果,机器打胜了,地球上的人类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被驱逐到地心深处一个名叫锡安(Zion)的溶洞中的地球原著民,他们继续在跟机器进行着战斗,试图摧毁机器世界,重新获得地球的主宰权,另一部分则是机器的战利品,他们一生下来就被养在机器制造的试管中,也会生长发育,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过去曾经发生的一切,他们活在机器创造的一个虚拟世界里面,完全是由程序编写的一个虚拟世界,这个虚拟世界被锡安的人称为 Matrix,它就像一个超级的网络游戏;对于机器来说,这部分人类的作用是给机器提供生物电,使得机器能够拥有必需的能源。如果说,机器只是需要这些试管人类的生物电,为什么还要花大力气编写 Matrix 这个网络游戏呢?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只有这些试管人的大脑不停的有活动才能产生足够的生物电和促进机体的生长发育产生更多的生物电;另一个是,作为战利品,机器对这些曾经创造了他们的人类也很感兴趣,就像人类研究猴子一样研究人类作为一种乐趣,这个原因对于电影来说,已经并不重要,总之机器创造了 Matrix,而在锡安里的人不断地想设法解救 Matrix 中的人,告知他们真相,加入反抗的队伍中,这些被解救的人以莫非斯为代表。
  
因为莫非斯这些人来自 Matrix,所以他们的脑袋上保留有插头,可以重新接入 Matrix,莫非斯在 Matrix 中见到了一个有预知未来能力的人叫先知(Oracle),他告诉莫非斯,你们想战胜机器,就必须找到一个人,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The One),莫非斯对此深信不疑,他找到了他认为就是救世主的那个人---尼奥(Neo),于是第一集的真正主角登场了,那么如同所有故事片一样,有了正面人物就必须要有反面人物,第一集的反面人物就是 Matrix 中维持秩序的特工(Agent),他们不是真正的人类,他们完完全全是由机器编写的程序,有点像防火墙或者说入侵检测程序,特工的代表人物叫做 Smith,他们的任务是阻止莫非斯他们的解救行动并杀死他们。于是第一集就在叛军和特工之间的战斗中展开,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一场逃亡游戏,在第一集里面,观众们看到就是莫非斯、尼奥、崔尼悌这些叛军们不停的逃,特工们不停的追。奔跑、跳跃成了第一集动作的主题。但是到了影片的最后,尼奥在被 Smith 杀死以后又复活了,并且具备了超能力,他看穿了 Matrix 中的一切,在他眼中,Matrix 中的物体不再是形象,而是有数字组成的矩阵,于是,莫非斯认为的救世主(The One)诞生了,特工变的根本不是尼奥的对手,尼奥钻进 Smith 的身体中,把他撕的四分五裂。
  
这就是第一集的故事,故事很精彩,效果很棒,票房极好,那一年是 1999 年,这部影片获得了四项奥斯卡奖,影片中的众多特效镜头被奉为经典。接下来有传闻说要拍续集,于是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都自然而然的认为就如同《终结者》《生死时速》《沉默羔羊》一样,因为第一集的票房很好,有了这个人气的保证,不管怎样只要凑一个续集出来,让这些主要人物重新登场,就一定还有票房,因此,自然而然的就猜测第二集应该讲的是在尼奥这个救世主的带领下,将 Matrix 中解救出来的人组成一支人类的强大军队,以锡安为后盾,与那些"八爪鱼"展开战斗,最终以人类的胜利为结束,皆大欢喜,拍成一部像《星球大战》《独立日》一般的战争史诗片。但是,当我了解到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的一些拍摄计划以后,我开始认为我的想法过于简单,按照网上得来的消息,Matrix II 的上映时间将是 2003 年,相隔要四年,而且还不止 Matrix II,Matrix III 也将同时拍摄,也就是说 Matrix II 和 Matrix III 几乎同时拍摄完毕,都在 2003 年上映,沃卓斯基兄弟还告诉我们,Matrix 从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并不是先有了 I 再想到去拍摄 II 和 III,只不过故事太长,必须要拍摄三部才够,Matrix I 只是故事的开始,真正让观众吃惊的都在后面,Matrix 的故事绝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突然意识到,这对兄弟不简单,Matrix 的续集不会像我想的如此简单。好了,我们现在开始来说第二集的故事,在整个 Matrix 的故事中,第二集的作用是承上启下,也是最为难懂,引起争议和讨论最多的一集,在这一集里面众多的新人物纷纷登场,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故事从尼奥的一个梦开始,他梦见崔尼悌被特工用枪打中了,这一开始其实就埋下了一个伏笔,按照电影的一般惯例,这种梦最后多半会成为真实的(影片确实也是如此),那么我不禁就要发问,既然这是在真实世界,尼奥怎么可能能梦到未来发生的事情(注意,这是科幻电影,不是指环王这样的神话故事电影,现实世界中你说一个人梦到了未来那是封建迷信),这不符合科幻电影严谨的逻辑,难道导演又要在这一集里面插入一些什么奇幻电影的因素,接下来要出现什么魔法阿超自然力阿什么的吗?接着,上一集被杀死的 Smith 又复活了,理论上并不是复活,而是升级了,在尼奥钻入他身体的时候,Smith 获得了尼奥的部分代码,最终导致了 Smith 的复活(升级),升级版的 Smith 不再是一个普通的特工,他变得更加强大,而且不受 Matrix 的控制,可以将自己的代码(思想)植入 Matrix 中的人甚至特工的身体中,从而复制自己,并控制他们,这个功能非常可怕,意味着 Smith 可以不断的复制自己,尼奥和 Smith 的第二次正面打斗的戏就是尼奥面对一堆的 Smith 不停的打,怎么也打不完,越打越多,最后只好像超人一样三十六计飞走了。接着影片出现了第二个伏笔,Smith 复制了一个锡安的叛军,这个叫本恩的叛军通过电话回到了锡安,但是显然,他的思想已经变化了,不再是原来的本恩,而变成了 Smith 附身的本恩,这里我不禁又要问,既然锡安是真实世界,那么来自 Matrix 中的程序 Smith 怎么可能能够控制真实世界中的人,就像一台电脑把网线都拔了,他怎么还会被黑客入侵呢?
  
尼奥莫非斯他们回到了锡安,观众有幸目睹了这个人类最后一个城市的壮观景象,我们开始知道,莫非斯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船长,他也有上司,就是他的情敌司令官,锡安的最高权力机构是议会,议员有男有女,都是老人。而莫非斯所坚信的所谓救世主并不为大多数锡安人认同,在锡安,尼奥只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普通人而已。在锡安,尼奥和一个老议员的一段对话非常重要,是整个 Matrix 中几段经典对话之一,是揭示整个故事主题的点睛之笔,大意是这样,议员带尼奥来到锡安的动力和循环系统控制中心,看着那些巨大的机器在运转,说我虽然知道这些机器的名称和作用,但是我却根本不知道这些机器是如何工作的,他问尼奥你说什么是控制,尼奥说控制就是我们随时都可在我们想的时候把机器给关掉,议员说说得没错,可是关掉之后我们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各种循环系统。我想,议员是在告诉观众,人类世界与机器世界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互为依存的关系,从这里我可以隐约感觉到电影的最终结局必然是人类和机器要达到一种新的和谐。尼奥他们继续出征,他们要重新找到先知,让她告诉尼奥战胜机器世界的最终办法,先知告诉尼奥你必须先找到开锁人(Keymaker),可以帮助尼奥打开一扇门,去见到神秘的幕后人物。于是,又有几个新的人物类型登场了,其中有那个法国人,严格来说,他并不是和摩非斯他们一样的试管中的人,而是一段程序,这段程序很老,而且他还有编程能力,可以编出像"春药"这样的小程序, Matrix 已经不再需要他,要把他删除,但是他又设法逃脱了删除,他收留了很多这样即将被删除但又逃脱的程序,包括一对有特殊能力的双胞胎兄弟,他们像幽灵一样可以自由出入很多程序,这些人并不像特工,他们就像 Matrix 中的独行侠一样,独来独往,特立独行,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规则和生存方式,但是这些人的能力也有限,并不能改变 Matrix,也不对 Matrix 构成太大的威胁。
  
法国人囚禁着开锁人(Keymaker),尼奥他们的目的就是救出开锁人,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追车大战开始了,其中有穿插着莫非斯和特工的决斗,就像沃卓斯基自己说的,他们要终结以往所有的追车场面,为此,剧组特地建造了一条专用的高速公路拍戏,总共动用了 300 多辆各种不同的车,炸毁、撞翻了无数,真是史无前例,这场追车大战直看得人神魂颠倒。最后,尼奥在开锁人的帮助下见到了那个幕后的神秘人物,他,就是 Matrix 的建造者,设计师(Architector),在这里,尼奥与设计师的一段对话终于揭示了第二集的真正内容。

尼奥和设计师的这段对话可以说深奥之极,能听一遍就懂得人恐怕不多,我也是在反复琢磨之后才终于明白设计师到底告诉尼奥些什么,首先,我们得出一个振聋发聩的结论,锡安也是假的,也是设计师设计的一个 Matrix 而已,莫非斯他们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他们仍然活在 Matrix 中而并不自知。人类自他们出生的时候,Matrix 分配每个人一个角色. 99% 的人接受这个角色,让这个角色控制他们的大脑。所以与其说这些人是人,还不如说他们只有一个附着在生命体上的一段意识而已,这段意识被 Matrix 所左右。他们没有自主的意识,取而代之控制大脑的是由 Matrix 编写的具有人类意识特征的程序,由于这些人愿意接受分配给他们任何角色,所以他们可以被特工控制思想,被 Smith 复制。另外 1%的人他们自主的潜意识如此的强,他们不愿接受 Matrix 分配给的角色,并且能隐约感到有些地方不对劲,开始思考自身存在的方式,这种对 Matrix 分配过来的角色不兼容性,如果不进行控制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和崩溃。
  
  
因此编写 Matrix 的设计师,编写了一套不同于 Matrix 的另一个系统模拟程序,为了诉说的方便我把他称之为 Matrix2,并给那些自主意识很强的人编写了另外的角色,这些人指的就是片中莫非斯,崔尼悌等叛军。设计师编写 Matrix2 (其实这个创意是先知--Matrix 之母想出来的)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让这些不安分的人有一个区别于大多数安分的人的不同的生存空间,他们是不稳定因素,这样就可以把这些不稳定因素从 Matrix 中剔除,保证 Matrix 的稳定;另一个就是 Matrix2 也是一个研究程序,用来研究这些不安分的人的行为,就像人类研究那些特别不安分的猴子一样,掌握他们的特性,从而更有效的控制他们。还有一个设计师没有明说的目的,我觉得也是显而易见,莫非斯这些人不断地去寻找、解救 Matrix 中那些不安分的人类,等于是从某种程度上在帮助 Matrix 净化环境,省了很多设计师的力气。那么,尼奥又是怎么回事情?在这里,我想引用网上一段很知名也很经典的一段论述来说明尼奥是何许人:
  
Who am I? 这是在第一集里 Neo 苦苦追寻答案的问题。 Why am I here? 这是 Neo 在第二集追寻的问题。我们随着电影的进度,也在苦苦思索着答案。Neo 也如上面所说的那样即是 program, 又是人。但他是很特殊的人,很特殊的 program. 我们在这里应该把 The one 和 Neo分开。The one 指 pogram, Neo 指附载 The one 的人的身体。先从 program 角度说。The one 不是由 Matrix 编写的program. 也不是由编写 Matrix 的 Architect(AI机器)编写,他是由更上一层即编写Architect的人(指真实的人)编写的或者具有这一层的代码。因而他在 Zion 和 Matrix 都有超能力即破坏系统的运行规则。编写 The one 这 program 的目的是为了完善 Matrix, 从而让机器能永远控制人类。在 zion 中的那些 program 因为允许部分人类的意识存在,并且人类意识在不断的加强,到了一定时间人类的意识会超越 program, 导致这部分人苏醒,这是机器所不允许的,所以在这个时刻来临之前,zion 必须被消灭。
  
但是在 zion 这些 program 已有更好表达人类自主意识的代码,这些代码对完善Matrix是非常重要的。The one 的作用就象影片中 Arichetect 对 Neo 的谈话中提到的: Your life is the sum of a remainder of an unbalanced equation inherent in the programming of the matrix. You are the eventuality of an anomaly which, despite my sincerest efforts. I have been unable to eliminate from what is otherwise a harmony of mathematical precision. ..... The function of the One is now to return to the source allowing a temporary dissemination of the code you carry reinserting the prime program. (你的生命是 Matrix 固有程序中一个失衡因式的残留总和。你是一个偏差的偶然性,是尽管我竭尽全力,仍不能消除的影响数学精度和谐的一个偏差。尽管它不断地制造麻烦让我小心翼翼地处理它,但它并不是不可预测的,它仍然处于控制范围之内。它引导着你来到这里。)
  
正如我上面所说,The one 是一个特殊的 program,它有伪装的code,它开始没有能意识它自己核心的 code. 因而才有片中死后重生的过程。在第一集开始的时候,Neo 是由最外层由 Matrix 编写的角色 program 控制,Morpheus 等在 oracle 的引导下,找到 Neo, upgrade Neo到第二层 code(即与Morpheus等相同的代码), Neo 在第一集死掉的时候,这层代码消失,释放出 The one 的核心code. 使 Neo 意识到自己的超能力。这部分 code 早已存在,只不过现在才起作用,控制了 Neo 的大脑。这一次的再生,可以说使 Program 的苏醒,并不是人的自主意识的苏醒。所以这时候 Neo 可以叫做 The one 的 program. 再从人的角度来说 neo, 作为程序的生物载体,他的人类的自主意识在一,二集里还并没有苏醒,仍然由 program 控制,只不过是不同 program 控制。但 Neo 是不同与一般人的躯体,也许他身上有最初编写 Architect 的人的遗传基因。他潜在人类自主意识很强,所以他才能接受 The one 这 program. 并同时影响 The one 这 program. 所以在 1,2 集里他都在对自己真实身份不断进行思索。
  
当他面对 Architect 的时候,他的人类意识已经济苏醒了很多,虽然还没有控制大脑。但当面对有可能导致全人类灭亡的选择的时候,前 5 任 Neo(The one) 的人类意识退缩(这种对人类的爱正如 Architect 所说即是人的最强的地方,也最弱的弱点),让 The one 这 program 完成它的任务,回到 Matrix 的 source, 升级Matrix, 从而苏醒的人类意识再度消失。之后 The one 按照程序设定的选择 23人重建 Zion, 新的循环开始。而第六任 Neo 出现不同,他经历和 Trinity 的爱(这是程序安排好的,为研究人类的情感,所以 oracle 告诉 Trinity 她会爱上 The one),而这个爱超越前五任对 Trinity 的爱,人类潜在的意识使他选择重回 Matrix, 去救Trinity. 这是机器没想到的,The one 的 program 也没有这代码。这也意味着 neo 的人类意识开始超越 The one 这 program, 所以再回到Zion 后,他感觉到了新的变化,并能再zion中使用超能力。
  
我对上面的论述基本表示同意,尼奥其实是 The One 6.0 版本,但是我们要注意到设计师一开始的一句话"虽然整个过程改变了你的意识,但你依然是不折不扣的人类",尼奥确实是有着生物属性的人类,这跟先知、法国人他们不同,这就注定了尼奥在第三集里面的能力必然还会提升,他太与众不同,在第二集结尾的时候,尼奥用空手杀死了四个八爪鱼就已经在预示着第三集中尼奥的超能力,这同时也很有力的证明了锡安只是 Matrix2 的结论。在尼奥杀死4个八爪鱼之后,尼奥昏迷。
  
如果说第一集只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很精彩的故事的话,那么随着第二集那个振聋发聩的结论的得出,我已经开始感到我不仅仅是在看电影,有点像在看一个哲学故事了,想起了庄周梦蝶,庄子不知道是自己做梦变成蝴蝶了还是蝴蝶作梦变成了自己。锡安也是假的,可怜的莫非斯他们从一个梦中醒来又跌进了第二个梦,他们还是在梦中,那么到底什么是真实,或许正像第一集里面莫非斯向刚被解救的尼奥解释什么是 Matrix 一样,什么是真实?真实就是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摸到的,归根到底就是大脑皮层的反应,那么既然理论是这样,我们又何必管他我们有没有真正的躯体,只要能看能听能动,我们不就是真实的吗?
  
第一集的故事主线很明确,人物也很简单,就是叛军和特工,多的没了。但是到了第二集,整个剧情得到了极大的扩展,千头万绪,众多人物向观众们倾泻而下, Smith 先知保镖,法国人,双胞胎,开锁人,设计师,每一个人物似乎都充满了谜。我甚至开始为沃卓斯基兄弟担忧了,场面已经搞大了,这第三集将如何收场?剧情该如何走向?网上讨论的热烈也开始趋向白热化,各种猜测都接踵而至,我注意到一种有趣的现象,讨论最热烈的以程序员为主,看了很多各种各样的评论,写的好的也大多是有计算机背景的,看来,要看懂 Matrix,还得有点技术基础。好在第二集到第三集的间隔并不算太长,关于第三集剧情的猜测可以比较快的得到答案。
  
2003年11 月5日,电影史上又一次史无前例的行动,全球60多个国家同时公映,这意味着全球60多个国家的2万多家影院中的几千万观众在同一时刻揭开Matrix 的最后面纱,同一时刻目睹尼奥和Smith 的最后决战,这是何其壮观的一件事情。第三集一开始,尼奥和本恩(被Smith附身的那个人)头对着头躺在医疗床上,这又是一个画面化的寓言,影片的开始是尼奥和Smith这对冤家碰头,而影片也以尼奥和Smith的对决作为结束的。尼奥的思想已经被囚禁到一个叫 Mobile Ave 地铁车站里面,这这里他碰到了三个人物,三个流放者,他们是一个三口之家,也就是三个即将被删除的程序,他们正等着那个法国人来搭救他们,还记得吗,这个法国人就是专门收留这些即将被删除的程序的。在这里,尼奥和三个人中的男性有很长的一段对话,从对话中,我们开始知道,这个车站其实是一个法国人编写的走私程序,是专门负责来运送非法程序的,法国人就是通过这个车站来运送那些即将被删除的非法程序,而要逃离这个地方的唯一办法就是搭乘"车主(也是法国人的手下)"驾驶的地铁离开。
  
尼奥当然要借助他人的力量离开,谁?当然只能是崔尼悌和莫非斯,在先知保镖的协助下,他们胁迫法国人把尼奥营救了出来,通过法国人我们又知道了先知保镖其实原先也是法国人的手下,也是一段将被删除的程序,后来离开了法国人,成了先知的保镖。这时候,电影分成了两条主线,一条主线是以锡安的生死存亡为线索的,另一条则是尼奥寻找机器之主为线索的。尼奥和崔尼悌选择驾驶飞船去寻找机器之主,而其他人回去帮助锡安抵抗几百万个八爪鱼的入侵;有一个插曲是尼奥在 Matrix2中和Smith的化身本恩的决斗,尼奥付出眼睛受伤的代价杀死了本恩,但是这时候眼睛对于尼奥来说已经是多余的了,因为尼奥已经开始认识到所谓的锡安世界也只不过是Matrix2而已,这一点从之前尼奥与先知的对话中可以证明,尼奥见到先知马上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能空手杀死八爪鱼?"。这时候在尼奥的眼中,所谓的真实世界也变成了距阵,尼奥眼中的Matrix是绿色的矩阵,而Matrix2则是橘红色的矩阵以示区别。
  
这一集的从视觉效果上来说的第一大看点就是主线之一的锡安保卫战,锡安的战士开动着巨大的机器人要面对几百万只八爪鱼的进攻,场面我只能用"喘不过气"来形容,但是这些战士是可怜的,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在真正的真实世界中,他们看到的八爪鱼也只不过是程序创建的,永远也打不完,对于机器之主来说,他想要多少八爪鱼就可以有多少,ctrl+c就轻松搞定了,因此尽管锡安的战士竭尽了全力也无法阻止八爪鱼的进攻,面对成百万个八爪鱼,他们能做得只剩下一件事情了,"尼奥,不管你现在再做什么,都请你快点!"。回到尼奥这里,尼奥和崔尼悌驾驶着飞船直奔"农场(第一集中的人类养殖场)"而去,那里是八爪鱼的老家,尼奥手一伸,飞船周围的成千上万的八爪鱼都爆炸了,尼奥终于可以在Matrix2中用自己的意识击溃八爪鱼了。
  
但是,八爪鱼实在太多了,尼奥的 "能力"(这时候是否已经可以说是"权限了")不够,未能阻止飞船的坠毁和崔尼悌的牺牲,但是尼奥终于能够和由成千上万的八爪鱼组成的机器之主面对面的对话了。尼奥的要求很简单,不要杀死锡安中的人类,尽管他们也是活在一个Matrix中,但那些毕竟是有着思想的人类,他们也代表着一个生命。机器之主问:你向我提出了要求,但你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尼奥说,我可以帮你平定你现在最大的威胁——Smith。机器之主短暂考虑后答应了尼奥的要求。为什么会答应? Smith为什么会成为机器之主最大的威胁?我们现在来说这一集中的另一条暗线,就是Smith。Smith到底是什么人,第一集中,我们认识到他是 Matrix的入侵检测程序——特工,在第二集中从他自己的口述和行为上我们认识到他已经升级为不受Matrix控制的独立程序,而且向病毒一样在 Matrix中蔓延,到了第三集,我们从先知的口述中认识到了Smith正是尼奥的另一面,就是说尼奥是正面,Smith是负面,还记得设计师说尼奥是方程式中所有不和谐的残留余数的总和吗?那么先知这次就明确的说了,尼奥你就是正数,有正必有反,Smith就是负数,多么有意思的比喻,尼奥是正数代表着正义,而Smith是负数代表邪恶,邪恶的Smith像病毒一样Matrix中不断蔓延、自我复制,甚至连先知也未能逃脱被Smith的感染,尼奥和 Smith的对决就像是正负电子的对撞,注定了正负相抵,打平手。
  
虽然结局是一定的,但是这场旷世大决斗还是拍的没有让任何人失望。动作导演是大名鼎鼎的袁和平,他安排的暴雨中的对决,而背景的音乐则是气势宏大的交响加合唱,其气势之恢宏,视觉效果之壮烈,正如沃桌斯基自己说的那样,要"终结所有的两人对打",尼奥和Smith两个人打遍全宇宙,从地面打到空中,在失重的情况下对决,又打到地下,最终的结局正如我预料的那样,Smith复制了尼奥,但是这种复制就像是正负电子的对撞,结局是两者的融合,或者说湮灭。尼奥和Smith都死亡了,被Smith复制的所有人都恢复了原形,八爪鱼也停止了对锡安的进攻,一瞬间,Matrix被重构(Reboot),就像操作系统被重启,一切又回到了原样(第二集叫Reload我看第三集叫Reboot既对仗工整又说明主题),Matrix又回到了第一集中我们看到的模样,如果这时候放映第一集,我们就可以认为是Matrix IV,故事完成了一个循环。
  
顶着灿烂的阳光,设计师这个长得像肯德基老头的人走向先知说你玩的这个游戏很危险知不知道;先知说知道,但是它能换来稳定;老头说这个稳定能维持多久;先知说能维持多久就让她维持多久,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些想出去的人?老头说我会给他们自由;先知说是真的吗?老头反问,你以为我是人类吗?微笑一下转身走了。影片完。最后这一段对话很多人可能不能理解,到底在说什么,我的理解是这样,影片中的一切,都是先知设计的一个Matrix的升级程序,尼奥的诞生和 Smith的出现虽然她不能预计到所有的后果,但是基本的进程是在她的设计中的,但是不可否认,这个升级程序有一定的危险性,有很多不可控的因数。先知最危险的举动就是让Smith复制自己,这就好像我们要杀病毒,在没有被病毒感染的时候,我们很难知道病毒的特性从而清除他,往往要让病毒感染了文件以后,我们才能有效的研究出病毒代码,先知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选择被Smith感染来了解他,但这无疑是很危险的。
  
设计师他会给那些想出去的人自由,当然指的就是锡安的那些叛军,这个自由可以做两种的理解,一种理解是维持锡安的稳定,让他们在锡安中继续安居乐业,给他们自己认为是自由的自由,锡安的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人明白他们身处Matrix2;另一种理解是设计师可能真的会让他们脱离试管,回到自己真正的真实世界, Matrix2就是以真实世界为原型设计的,这些锡安人也会很快的适应真实的世界的生活;先知问你说的是真的吗?老头反问你以我是人类吗?这句话再明白不过,只有人类才会欺诈,我不会骗你的,我会遵守我和尼奥之间的协议。到这里,我们也明白了,机器之主在Matrix中的代言人就是设计师,就像网络游戏的设计师也需要一个在游戏中的角色去体验一样。
  
影片看完了,所有的谜底都揭开了,这个故事讲的其实不是人类的故事,而是人工智能机器的进化的故事,就像人类从猿人进化到文明人走过的历程一样,当人类进化到尽头,被自己发明的智能机器毁灭以后,智能机器就开始了它自身的进化,万事皆有始亦有终,就像这句在第三集中被不断重复的一句话述说的那样,人类的文明有开始就必然有终点,人类文明的终点就是机器文明的起点,那么机器文明呢?他已经开始进化了,必然也有其终点,他的终点又是什么的起点呢?我想,这大概是影片留给观众的最大思考。

什么是Matrix(矩阵)?

Matrix的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时,在数学名词中,矩阵用来表示统计数据等方面的各种有关联的数据。这个定义很好地解释了Matrix代码制造世界的数学逻辑基础。在电影中,Matrix不仅是一个虚拟程序,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在这里,人类的身体被放在一个盛满营养液的器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插头以接受电脑系统的感官刺激信号。人类就依靠这些信号,生活在一个完全虚拟的电脑幻景中。机器用这样的方式占领了人类的思维空间,用人类的身体作为电池以维持自己的运行。

在电影中,Matrix是一套复杂的模拟系统程序,它是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建立的,模拟了人类以前的世界,用以控制人类。在Matrix中出现的人物,都可以看做是具有人类意识特征的程序。这些程序根据所附着的载体不同有三类:一类是附着在生物载体上的,就是在矩阵中生活的普通人;一类是附着在电脑芯片上的,就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这些载体通过硬件与Matrix连接。而另一类则是自由程序,它没有载体,诸如再特工、先知、建筑师、梅罗文加、火车人等。

Matrix是一个巨大的网络,连接着无数人的意识,系统分配给他们不同的角色,就象电脑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只是他们没有选择角色的权利和意识。人类通过这种联网的虚拟生活来维持自身的生存需要,但Matrix中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先知的角色,发现在系统中有1%的人由于自主意识过强,不能兼容系统分配的角色,如果对他们不进行控制就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进而导致系统崩溃。因此编写Matrix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建筑师就制造了“救世主”,让他有部分自主意识,并成为觉醒人类的领袖,带领他们建造了锡安。

什么是Zion(锡安)?

“Zion(锡安)”一词在《圣经》中,是所罗门王建造圣殿所坐落的山,位于圣城耶路撒冷。而在犹太教中,“锡安”代表着上帝的荣耀,是神的救赎来临的标志。当大地被毁灭后,人类将在锡安接受最后的审判。

在电影中,“锡安”是指那些从Matrix中被解放的人类所栖居的家园,位于地球深处,依靠地热作为能源,成为人类对抗Matrix和机器之城的最后基地。电影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人类的最后家园,象征着这里是正义得到彰显的地方,是对抗机器的圣地。

锡安的议会结构很象古罗马的元老院,是兼有立法和管理权的国家机构,制定一切法律和制度,通过执行官进行管理。

锡安是由占据Matrix 人口总数的1%的觉醒者构成的,其中主要是以有色人种为主,尤其是议会里的议员和战舰的船长等高层人员,都是黑人。而电影中之所以这样设置锡安的人口,主要是为了体现多民族的融合与宽容,因为这是一个讲述人类对抗共同敌人的故事,人类自己首先要团结,要实现大同的理想。而从另一个角度讲,在西方主流科幻电影中,破败的未来以及非白人的世界,一直是最重要的两个视觉元素。沃卓斯基兄弟作为科幻片导演,自然会在电影中加入这两个西方电影观众耳熟能详的视觉元素。

Matrix中的救世主

Matrix是一个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的严整系统,一切都是有规律的,包括特工们和尼奥的超能力在内,都是包含在这个系统中的。而尼奥这个“救世主”的产生,则和数学中的哥德尔命题有关。奥地利数学家哥德尔在1931年发表了题为《论<数学原理>及有关系统的形式不可判定命题》的论文,其中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在任何数学系统中,只要其能包含整数的算术,这个系统的相容性就不可能通过几个基础学派所采用的逻辑原理建立。简单地说,就是在任何系统中,总有些真理是游离于逻辑之外的,这些真理就叫做歌德尔命题。

在Matrix中,尼奥就是在Matrix这个严整系统中不能被数学推得的歌德尔命题,不符合系统的规律。(建筑师对尼奥的谈话中涉及部分)当尼奥重生后,他就担负起系统所有的扰动,所有的规则在他面前都变得透明,因此他能够看到系统中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先知叫尼奥回到源头去终止灾难,在数学逻辑中就是将歌德尔命题变成整个系统的一部分,当作系统的一个变量,从而消除整个系统的不确定性。如果尼奥当初选择了毁灭锡安的门,他所携带的代码将反馈给系统,将系统的稳定性提高到一个新阶段。而这个选择的前提则是系统中没有斯密斯这个狂人。但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样的稳定也是暂时的,不是对系统的彻底修正,新的系统还是会产生自己的歌德尔命题,从而继续这个轮回。这就是为什么在尼奥之前会有六任救世主的原因。

按照建筑师最初编写救世主时的任务,救世主的使命就是在锡安运行一段时间后,将锡安的代码带回到Matrix的源程序进行重装,同时机器摧毁锡安,完成Matrix系统的升级。之后救世主将按照初始设置,带领16女7男返回真实世界,再开始重建锡安,等待下一代的救世主。而尼奥与前任们不同的是,建筑师在他的意识中编写了关于爱的编码,这本来是系统处于不断升级的需要,也是考察人类反应的新实验。但这个关于爱的编码,不但导致了尼奥在第二集中做出违背程序设置的选择,而且在第三集中将“爱情”升华为“博爱”,从而最后终结了战争,终止了矩阵和锡安之间的循环。

特工史密斯

电影中的特工史密斯实际上就是矩阵这个程序世界中的杀毒程序,他们在矩阵中是没有身体的,由于他们是杀毒程序,所以他们被矩阵赋予了超越常人的能力。在矩阵中他们具有改写人类角色程序的能力,所以可以不断借用他人身体。

尼奥最后可以战胜特工,实际上是因为他复活后具有了识别矩阵代码的能力,并可以轻松改写这些代码,所以特工就不能再利用超能力战胜他了。

特工史密斯被尼奥消灭后,因为在他被尼奥消灭前明明是他先杀死了尼奥,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逻辑错误。因为这种程序上的逻辑运算错误,导致了特工史密斯不但拒绝被系统删除,而且由杀毒程序变成了病毒,最后危害到了整个矩阵世界。

因为这个逻辑错误是由尼奥导致的,所以特工史密斯就变成了和尼奥相对的负极。最后尼奥选择了让史密斯感染自己,在复制过程中矩阵掌握了史密斯的代码,最后才得以将他们两个同时删除,使矩阵回到了平衡。

Matrix中的神话

《黑客帝国》作为一部超越了传统科幻电影的划时代经典作品,它的卓越之处还体现在无穷无尽的链接感上。正是这些意义的延伸,才给观众带来更多的观看乐趣。

尼奥(Neo)/托马斯·安德森(Thomas Anderson)

在希伯来语中,托马斯的意思是双生。这象征着尼奥平时的双重身份:一个是程序员托马斯·安德森,一个是黑客尼奥。而安德森在希伯来语中的含义是“人之子”,这正是耶稣的身份。

组成Neo(尼奥)的这三个字母掉转顺序后就可以组成“one”,表示他就是那个拯救人类的救世主“The One”。而“基督”一词在希伯来语中的本意就是“被指定的那个人”——The One。

墨菲斯(Morpheus)

在希腊神话中,墨菲斯是梦神,拥有改变梦境的能力。在电影中,墨菲斯是把人们从梦境般的虚幻世界中唤醒的指路人。

墨菲斯指挥的飞船是“尼布甲尼撒”号,这是用巴比伦的智慧之神的名字命名的。而在《圣经》中,尼布甲尼撒是巴比伦的国王,曾找人解梦。而在电影中,墨菲斯等人乘坐“尼布甲尼撒”号飞船去找先知诠释什么是真实。

崔尼蒂(Trinity)

Trinity的意思是“三位一体”,在基督教中,“三位一体”指得是圣父、圣子、圣灵。而在现代心理学的奠基之作《梦的解析》一书中,“三位一体”指代了女性意识,她能够进入神秘的领地和完美的境界。

先知(Oracle)

Oracle的希腊语本意是解惑、传递解释神的预言,可以是人、地方,也可以是物品。这些预言通常是模糊的,是现实的一种扭曲,所以能解释的人一定要很有智慧,但即使是他们也不一定能保证预言正确。先知的目的是用自己看到的模糊景象指导信徒,但不能帮他们做决定,决定本身完全取决于人们主观的意愿。

史密斯(Smith)

英文中的Smith意思就是铁匠,而他的车牌号是IS 5416,这都暗含着宗教含义。在《圣经·以塞亚书》第54章16节里说到:吹嘘炭火,打造合用的器械的铁匠是我所造;残害人、行毁灭的也是我所造。这正暗指特工史密斯在矩阵系统中的作用——消灭一切危害矩阵运行的异常程序。

梅罗纹加(Merovingian)

梅罗纹加是法国封建社会中六个王朝的第一个,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历史正是从梅罗纹加王朝开始的,经历六朝,正符合电影中矩阵曾经有六代版本的故事。在电影中,梅罗纹加是一个曾经很有力量的人,而且他喜欢说法语,居住在法国式的城堡中。

法国的梅罗纹加王朝也是欧洲浪漫神话的发源时期,而这些神话的核心人物则是“堕落天使”,他们因为背叛上帝被赶出天堂,撒旦正是这些堕落天使的首领。这也正符合电影中梅罗纹加在矩阵中的身份——他是所有背叛矩阵的程序人的首领,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对抗矩阵。

塞拉夫(Seraph)

塞拉夫是先知的守卫者,这个名字在欧洲中世纪神话中是天使9个等级里级别最高的六翼天使。当尼奥在矩阵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代码呈现了与众不同的金色。塞拉夫在矩阵中的作用相当于保护先知不受侵害的防火墙,非常有力量,曾经打败过史密斯。

卡玛拉(Kamala)

卡玛拉在梵语中的意思是“莲华”,代表的是清净。在佛教中有句真言就叫做“卡玛拉”。在影片中,卡玛拉是一个由程序自行产生出的新程序,是矩阵世界中第一个由人工智能培养出来的智能程序。在影片结尾暗示了她具有改变矩阵世界代码的能力。

精彩技术点回顾
  
载入功夫程序
尼奥接上电脑,Tank一敲回车,尼奥眼皮眨动,就学会了功夫,简直让人看得浮想联翩,研究人脑和电脑的终极目的不就在此吗。
  
先知保镖带尼奥看到了一排后门
搞编程的人都知道程序的后门是什么,画面上设计的多门形象化,可以说如果导演不懂计算机,绝不可能想出这样的创意。
  
法国人逃出门把门一关,尼奥打开却是另一个地方
这就好像网上收邮件,不同的用户名进入的完全是不同的地方,很难理解友很好理解。
  
尼奥在车站里往前跑,没几步又回到了原地
这是典型的死循环程序的原理的画面化描述。
  
"Orion单"的注解
从文章中我想到几个问题。
  
其一:如何理解Matrix、Zion和Matrix2之间的关系
从计算机系统运行的角度来看,他们是一体化的。Matrix和Zion是2个不同的应用程序,而"农场和机器城"更象是操作系统的平台。
从虚拟现实(网络游戏)的角度来看,Matrix、Zion以及机器城不过是"游戏"中不同的运行环境而已。
从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尽管影片中没有明示)的关系来看,Matrix是虚拟的环境,而Zion、机器城就是所谓的"真实世界"——人类的地球。
那么由此就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真实世界"存在么?她到底在哪里?她是什么样子?机器的主宰身在何处呢?
我的理解是:"真实世界"的场景就是在"机器城"所看到的那样,影片中的一个细节可以说明这一点,Neo和Trinity在躲避机器城的防御攻击时,驾驶飞船冲出了乌云,冲向了云端,看到了久违的阳光灿烂的天空,我想大家不难看出这段画面包含了什么寓意,人类所向往的光明就在眼前了......
而机器城的主宰(机器之主),也就是造成影片中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并没有真实的形象,它只是程序(一段核心代码),在现实中可能用任何"机器"的面目出现,就象影片中那个"八爪鱼"组成的冷冰冰的Face。
  
其二,如何理解Neo的超能力
如果完全按照影片所呈现的,Neo的几次变化就象是"游戏"中的"转生",在第一集中按照Morpheus的指引第一次转生进入 "Matrix2";进而通过训练在"死亡"时完成第二次转生,具备了在原来的Matrix中的超能力;最后在与The Architect的对话后,完成第3次转生,具备了在2个Matrix中的超能力,当然在Matrix2里面的权限(能力)是受到约束的。
也可以说,Neo在完成第3次转生后,被赋予了"无敌"模式,所以是没有任何攻击可以伤害其本身的。
如果谈到影片之外,那么Neo的几次意识突破,或者说能力飞跃是人类精神的伟大表现。这种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指引着他为了寻求自由和解放不断冲破重重束缚,为了信念拼搏到最后,直至牺牲自己的生命。
 
人类的情感、爱和责任感正是这部影片所呈现的精神实质,这种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机器和人是谁最先挑起的战争并不清楚,也不重要,重要是谁最后赢得了战争,因为一切有始必有终,只有最后结果才是永恒的。
  
机器的力量是可怕的,在它未尽全力的攻击之下,Zion,这个人类最后的堡垒已经显得是那么的脆弱了,可以想象如果机器真的想消灭人类的话,实在是太简单的一件事了。而事实上也是机器曾经有5次机会可以把整个人类毁灭,可是它都没有这么做,相反每一次都保留了20多个男男女女,让他们可以重建Zion,重建希望。.这并不是机器有多么善良,而是它不得不这么做。
  
人类在被机器灭种的巨大阴影威胁之下,不得已地采取了极端的做法——引爆核弹,屏蔽阳光。有的时候人的想法真的很幼稚,以为这样一来机器就会失去赖以生存的能源,可却没有想到这么做的唯一后果就是把自己变成了机器的奴隶,一辈子生活在营养液中,用自己大脑活动产生的能量为机器提供能源。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做茧自缚"。
  
bc365娱乐网址,Matrix是一个机器虚拟出来的世界,它有风,有云,有花,有草,有所有真正人类世界中应该有的一切,只不过所有这些都其实是一段一段的程序代码。人类的大脑通过探针与Matrix这个虚拟的世界相连并与之互动,可以说Matrix是一个人类精神的牢狱,是它把人的精神和肉体分离开了。Matrix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有一个进化的过程。第一代的Matrix是一个完美的计算机虚拟世界,在那里面人类可以自由幸福地生活。可是让机器无法理解的是它的奴隶们竟然在这么幸福的世界中不停地死去。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世界太完美了,完美到让人一下子就可以感觉到它的不真实。于是在接下来的4代Matrix里,机器一直致力于虚拟出一个无限接近人类真正世界的虚拟世界。可是无论机器如何努力,总有一部分它的奴隶能感觉到它所营造出来的世界是不真实的。于是这些人试图反抗,试图找到答案,同时他们也在影响着他们周围的人。他们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Matrix也就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为了保证Matrix不会由于这些反抗力量而崩溃,机器就让生活在Zion这个现实世界中的人类把这些反抗分子营救出去,当然机器也不会让Zion的力量无限制地膨胀,每当Zion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之时,机器就会把Zion摧毁,但还留下一部分人让他们可以重建人类的最后的“堡垒”。机器在巧妙地维持Matrix和Zion之间的平衡,同时也在为自己将Matrix最终进化到完美的虚拟人类世界争取时间。
  
The one,是Zion里的人类相信并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其身上的救世主,善良的人们以为The one可以通过他的超能力拯救被困在Matrix里的人类并结束战争,可是残酷的事实却是The one也只不过是一段机器的程序。在Matrix的进化过程中,机器发现之所以自己所营造出的虚拟世界总会被一些人识破就是因为机器没有办法完全虚拟出人类的感情。机器可以虚拟出自然界中的一切,却无法理解人类的感情,所以也就不清楚人类在愤怒,在高兴,在悲伤,在爱情这种种感情中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也难怪,要让只懂得执行一定规则的机器理解根本不受规则限制的人类感情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The one,一段用来研究人类感情的特殊程序因此被写了出来,并将它附在一位挑选好的感情丰富的奴隶人大脑中,然后通过种种设计好的程序让被选择的the one体会人类在极端情况下感情对选择的影响。最后the one将所有收集到的信息返回源代码,于是Matrix升级了,一个更接近人类真正世界的虚拟世界出现了。
  
可是Matrix的一次次升级并不很成功,它在虚拟人类的感情方面并没有太大的进步。这样一直延续到了第六代Matrix,此时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整个机器和人类的命运彻底地被改变了。Oracle,机器世界中致力于研究人类感情的程序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提议,那就是不要给新一代的"the one"任何的指令,而要让他做为一个人类个体自主地去体会人类的感情并根据自己的感情做出选择。于是,第六代The one代码被植入了一个叫做Neo的奴隶人的大脑中。可怜的Neo,他拼命地战斗想凭着自己的力量解放被奴役的人类,因为他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可以改变人类命运的人,可是直到他死去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只是机器用来升级Matrix到完美人类世界的一个棋子。可怜的Morpheus,他用自己毕生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寻找能够解放人类的The one,最终他找到了Neo。他深深地相信着Neo,哪怕是Zion里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疯子他也从没有动摇过自己的信念。事实却总是那么的残酷,一个致力于解放人类的斗士却变成了一个人类灭亡的掘墓人。可怜的Trinity,用自己的爱唤醒了Neo大脑中的The one代码,甚至最后用自己的死继续鼓励着Neo去做最后的战斗,可惜她纯洁的爱却被机器利用了,Neo对她的感情最终成为了机器用来升级Matrix到完美接近人类现实世界的最重要信息。
  
Smith,机器用来制约The one的另一段代码。机器比人高明之处就在于它不会让什么可以脱离自己的控制。The one太强大了,在Matrix中他就是王,机器当然绝不会让The one摆脱它的控制的,于是它设计了另一段与The one具有相同能力的代码,并用它来制约The one。正如The one痛恨Matrix想把Matrix毁灭掉一样,Smith也同样痛恨着Matrix。随着Matrix一次次地升级到更接近于人类世界的同时,它里面的所有程序也越来越表现出了人类的特征,它们也有爱,有恨,有欢乐,有恐惧。Smith是所有这些有感情的程序的代表,它痛恨Matrix因为它知道Matrix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同人类一样Smith也想自由地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而达到这个目的的唯一办法就是摧毁Matrix。第六代的Smith也同Neo一样,机器并没有给它附上任何指令,而是让它自由地寻找毁灭Matrix的办法。应该说机器在Neo和Smith身上的赌注下得太大了,它没有想到Smith的力量最后竟然强大到可以将Oracle这段程序都控制住了。机器最后的希望只有在Neo身上了,希望Neo能够最终回到Source中。如果Neo这段代码最终失控了,那么人类固然会被机器消灭,而机器也会因为Smith控制了Matrix——它的能量来源而最终毁灭。
  
Neo最后还是回到了Source中。这是他的宿命,正如他最后同Smith所说的“因为我被选择了”。.他毕竟是一段程序,虽然这段程序只是短短的一些被植入到他大脑中的语句。可是已经足够将Neo本质从一个人变成一段程序了。这也正是为什么Neo的身体在现实世界中时还可以干掉电子乌贼的原因,他大脑中的程序可以让他控制机器世界中的能量。
  
雨中一场大战,Neo和Smith这对一正一负的程序最终互相中和了。机器也得到了Neo身上的关于人类感情的信息。Oracle的计划终于得到了完美的执行,Matrix升级到了第七代,一个无限接近于人类真实世界的虚拟世界产生了。
  
“The war is over!” Zion里的人类发出了欢呼。可怜的人们,以为他们的救世主终于将他们解救了,却不知道他们之所以还能活着只是因为机器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机器已经成功地营造出了一个再也不会有奴隶人能意识到的完美虚拟世界,它的奴隶人们从此将永远地生活在液体池中,安安分分地为自己提供能量。Zion对于机器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它不再需要Zion来平衡Matrix中那些意识到虚拟世界的反抗分子了。对于Zion中的人类,机器甚至都已经不屑于抬一抬手把他们全部杀掉了,这些弱者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人类和机器的战争最终机器获得了胜利,现在的人类全部活在机器的营养池中。他们的大脑与一个虚拟世界Matrix相连着,这个虚拟世界太接近人类曾经有过的现实世界了,以至于没有人会发现它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了,你不会,我不会,所有的人都不会。

本文由bc365娱乐网址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黑客帝国的故事,Neo的迷失和拯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